听导演讲这只萌翻天的妈宝鸟幕后的故事

听导演讲这只萌翻天的妈宝鸟幕后的故事

《Piper》是《海底总动员2》的前贴片,故事的主人翁是一只被鸟妈妈惯坏了的鸟宝宝,他总是习惯性地坐等妈妈的喂食,为了鸟宝能够自力更生,鸟妈循序渐进地引导怕水的鸟宝,鸟宝终于学会了在沙滩上捕食。故事很简单,但画面和细节美如画,光看概念图就萌翻了。

小鸟概念图:

piper-concept-1

在这部短片中,皮克斯的动画技术已经达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,小鸟生动的羽毛和动作展现得淋漓尽致,甚至是沙滩上每一粒沙子的细节都一览无余。

场景气氛图:

piper-concept-2

短片的主人翁是一种在海洋边常见的鸟类:Sanderlings(三趾滨鹬)
Sanderlings 靠微小的无脊椎动物为生,它们会埋在沙子里寻找食物。即使刚出生不久的鸟宝宝也必须立即学会照顾自己,寻找食物和面对无情的海浪。

鸟宝宝觅食 Layout 动态故事版:

piper-layout

短片最终效果:

piper-layout-to-final

短片的导演叫 Alan Barillaro,灵感来自于他在海边慢跑时,看到这种有着小斑点的小鸟成群结对地聚集在海滩边觅食,像小玩具一样。他感受到了这些生物独特的魅力,让他难以忘怀。

《Piper》导演 Alan Barillaro:

piper-director-2

导演在海边拍摄 Sanderlings 的照片:

piper-director-1

为了制作《Piper》,Barillaro和他的整个团队进入 Sanderlings 的世界。他们在海湾地区的海滩上度过周末,上午5点在一个寻找鸟类的桥下一条满是灰尘的道路上开会。“有一半的人在不同的海滩追赶着和呼叫对方的手机,才找到一群可以接近的小鸟,”Barillaro说。“它成为了这里的宝藏。”

Sanderlings(三趾滨鹬):

piper-sanderlings

Sanderlings 只在秋天迁徙,Barillaro 和他的团队只能花大量时间来观察 Western Sandpipers, Godwits 和一系列其他滨鸟。整个旅程,Barillaro 不断观察着Sanderlings 独特的动作。“他们有那么多的个性,”Barillaro说。“能看到他们懒惰地跳一条腿,快乐地抖动羽毛来热身。”

piper-1

在海滩之外,工作变得复杂多了。所有的动物动画都横跨现实与动画之间的界线,必须要令人信服,这往往导致拟人化:触手可弯的像一根管子,翅膀可以像手臂一样挥舞。皮克斯早期有一部和鸟有关的动画短片《The Birds》,在科学上是不准确的,大蓝鸟是不可识别的物种,他们的羽毛像手指一样,是完全拟人化的。而 Barillaro 采取了不同的策略,他认为他的电影应该忠于一种鸟的生物学。他避开了动画师常用的拟人化策略,如给动物加上人的眼睛和眉毛。相反,他通过捕捉鸟类的自然动作而不让他们像人,更加尊重真实性。

埋入水底的小鸟羽毛与沙子的互动:

piper-2

Barillaro 和他的团队面临巨大的技术挑战,最棘手的是动画的水,砂,和羽毛。每一根羽毛都需要和大气、风、水以及其他鸟类的动作产生互动。《Piper》中每一只鸟都拥有450万到700万根羽毛,Barillaro 也承认这是一个充满挑战的任务。“但是这些小鸟最有趣的部分是,当她们弄湿自己,感到饥饿,感到害怕的时候,她们的羽毛看上去不同的样子。”Barillaro说。“它们能表达出像人类一样的感情。”

部分打湿的羽毛表现,画面美得一塌糊涂:

piper-3

Sanderlings 的羽毛会有黄褐色的高光反射,这增加了额外的难度。即使这些鸟在运动中,Barillaro和他的团队也努力保持每只鸟的颜色对比度,让他们看上去有细节。

piper-4

为了不偏离实际的生物特性,Barillaro 曾在蒙特利湾水族馆和鸟类专家一起工作。因为动物在被近距离观察时容易受惊,Barillaro 在水族馆中观察 Makana(一种黑背信天翁)来作为羽毛参考的模型。他研究了她的羽毛如何移动,以及如何在不同层次的光下发光,从而在动画制作时模仿这些反射。”当 Makana 蜕毛时,水族馆把她掉落的羽毛送给皮克斯《Piper》团队,他们可以直接用它作为参考制作模型”,水族馆馆长Aimee Greenebaum说。

嗷嗷待哺的鸟宝:

piper-5

观察 Sanderlings 越多,导演越发觉得动物和人类一些基本的行为是一致的。通过逐帧观察 Sanderlings 幼雏跌倒的视频,Barillaro 仿佛看到一个笨拙的小孩在操场上玩耍跌倒又爬起来的过程。

从妈妈怀里钻出来的笨拙的鸟宝:

piper-6

“小鸟的妈妈代表我所期望的父母,给孩子足够的空间去犯错误,使他们能够克服他们的恐惧,” Barillaro 说。即使短片放弃了鸟之间的对话,观众任然可以听出母女之间温柔的关系。Barillaro 和他的团队花了几个小时听 Sanderlings 的叫声,挑选出哪些有温暖的感觉,哪些有警惕的感觉。

CG海浪真实的反射和折射表现,
巨大的浪花象征着孩子的恐惧:

piper-7

在 Barillaro 的工作室,Barillaro 和他的团队借鉴了 John James Audubon 的海报风格并向他致敬:

piper-poster

虽然 Barillaro 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属于鸟类的人,他有一个鹦鹉儿子,但他却对它们过敏。他花在《Piper》的三年让它对鸟的鉴赏有了全新的认识。“现在我发现自己总想着下班观察鸟,”他说。“这真的是一件容易上瘾的事情。”

《Piper》部分制作花絮:

注:本文来自博主对国外采访的翻译,未经许可,谢绝转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